首页 > 行政监管 > 正文

网络游戏服务合同存在的问题、监管难点及对策建议
2014-12-14 18:54:30   来源:宜宾新闻网   评论:0 点击:

近年来,网游产业发展迅猛,无论从网络游戏、网游开发公司、网游运营商的数量还是在与网络游戏相关的周边服务产业等方面,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高速增长的新兴市场。然而,由于一些网络游戏运营商提供的合同“霸王条款”充斥其间,导致网络游戏消费纠纷日益增多,因此工商部门有必要针对网络游戏服务中合同格式条款的特殊性开展有效监管,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一、网络游戏服务合同存在的问题

一是单方擅自变更合同。例如很多网络游戏运营商会在游戏服务协议中包含如下条款:“由于拥护及市场状况的不断变化,XX网络公司保留随时修改服务条款的权利,修改本服务条款时,XX网络公司将于官方网站首页公告修改的事实,而不另对用户进行个别通知。”依照我国《合同法》第六十条规定,合同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非因法定事由不得单方面变更或者拒绝履行合同。但在该条文中,网络游戏运营商设定可以单方面变更合同,违反了合同公平原则。

二是加重消费者责任。例如某些游戏服务合同中含有这样的条款:“XX网络公司对于用户使用线上游戏所发生的任何直接,间接,衍生的损害或所失利益不负任何损害赔偿责任。若依法无法完全排除损害赔偿责任时,XX网络公司的赔偿责任也仅以用户使用线上游戏所支付的价值为限。若用户违反服务合同条款或相关法令,导致XX网络公司,或其关联企业,受雇人,代理人或其它相关履行辅助人因此而受到损害或支出费用,用户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用户作为合同的一方,对于违反合同的一方提出索赔是再正当不过的权利,但网络游戏运营商单方面限制用户合法索赔权利和索赔数额,并加大用户的赔偿责任的规定,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权利。

三是免除自身责任。例如某些游戏服务合同中有如下条款:“用户应该了解并同意,运营商所属线上游戏可能因公司本身、其它合作厂商或相关电信业者网络系统软硬件设备的故障、失灵、或因合作方及其相关电信工作人员人为操作的疏失而全部或部分中断、暂时无法使用、迟延或因他人侵入XX网络公司私通篡改或伪造变造资料等,造成线上游戏的停止或中断者或用户档案缺失,用户不得要求运营商提供任何的补偿或赔偿。”网络游戏运营商将设备故障、操作疏失等作为不承担责任的表述,明显是为了规避自身的责任和义务。

四是侵犯消费者隐私权。例如很多合同中规定:“对于用户所登陆的个人资料,视做用户同意XX网络公司以及其关联企业或合作对象,在合理范围内搜索、处理、保存、传递以及使用该资料,以提供用户其它信息及服务或作成会计资料,或进行网络行为的调查研究,或其它任何合法使用。”该条款仅仅以“合理范围”这样的模糊措辞来使用玩家的信息和资料,涉嫌侵犯了消费者的隐私权。

二、工商监管的难点

一是立法缺失,无约束力。虽然2014年7月31日国家工商总局出台的《网络交易平台合同格式条款规范指引》已对网络交易平台提出了进一步规范制作格式条款的要求。但该《指引》不是法律、行政法规,无法像《合同法》一样对合同的效力做出规范,因此,需要根据实际对网络交易服务行为进行专门立法,切实解决网络交易服务合同中存在的问题。

二是易变性强,举证困难。传统的合同订立会形成书面合同文本,但在网络游戏服务合同中,合同的各个环节基本不产生纸质凭证,其要约、承诺以及合同履行过程的详细记录只记录在提供网络服务的服务器中,具有高度的技术依赖性。同时,这些数据本身易被系统后台操作者复制、修改甚至删除。当消费者与网络游戏运营商发生纠纷时,消费者如果没有收集和保存对自己有利的以及能够证明对方存在侵权的证据,在纠纷发生时可能无法举证,而且也给工商监管执法带来了难度。

三是隐蔽性强,监测困难。网络游戏服务合同在虚拟空间展示,本身具有较强的隐蔽性,运营商往往又采取多种方式将“霸王条款”隐藏起来,如:将“霸王条款”置于冗长网络游戏服务合同的尾部或混杂于其他条款中,或置于非主页;将合同条款制订得模棱两可或用小字、模糊字体展现;合同内容充满专业术语,晦涩难懂,这造成了工商部门网络监测的困难。

四是复杂性强,认定困难。一方面,管辖权认定难。由于网络环境的虚拟性、开放性,以及跨时空性等特点,使得网络游戏服务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违法行为发生地等确定民事诉讼管辖的重要“联接点”失去了重要意义,从而使管辖权的分配变得模糊,如何确认违法行为发生地是一大难题。另一方面,违法行为实施主体认定难。由于网络游戏服务方式的特殊性,使得从事网络游戏运营的网络接入商与网络游戏开发商、网络服务商、游戏玩家之间形成了复杂的关系,使得认定违法行为的实施主体更为困难。

三、对策及建议

一是加强立法,完善网络合同规则。随着电子商务的不断发展,针对现有《合同法》已不可能解决网络交易行为中产生的所有问题的情形,一方面建议通过制定单行法律和规范性文件,及时解决网络游戏服务合同中的法律规制问题;另一方面,建议修改《合同法》,将网络交易合同明确规定为一种独立的合同形式,特别是针对网络游戏服务合同进行单独规定,形成完善的网络游戏服务合同规则和证据规则体系。最后,建议制定《网络交易合同法》,将网络游戏服务合同涵盖其中,对合同主体、客体、合同规则、电子证据、消费者权益保护、个人数据保护等作出规定。

二是加强备案,推行网络合同预审机制。工商部门应加强网络监管平台的建设工作,建立电子合同文本数据备案和查询系统,对网络交易服务中双方当事人的个人或信息、交易服务信息、双方权利义务划分、违约责任及赔偿条款等内容进行备案,并建立电子档案。特别是针对网络交易重点监管对象,如团购交易、游戏软件使用交易、平台使用交易等网络合同,建立工商预先审核,只有核准通过的合同方能作为合同双方缔约的基础。

三是加强监测,提升网络监管执法效能。对大型网游网站、涉及申诉举报多的游戏网站进行重点监测。关注反映消费问题较多的网络论坛、博客、微博,跟踪监测指向面大、代表性强的网络游戏服务侵权格式条款典型,锁定办案主攻方向。并对涉嫌违法网页(网站)迅速开展前期调查,对网上违法信息及时下载、截图、打印,进行固定、提存搜集违法证据,切实加强对网络违法案件的查处。 

四是加强宣传,发挥行业协会自律作用。通过各类媒体和红盾外网平台,及时发布网络典型“霸王条款”、典型网络消费维权案例,加大网络格式条款的公布、警示。联系大型交易网站、游戏网站,在首页上展示网络交易服务维权提醒,并附以举报链接。同时,指导行业协会开展网商征信服务、开展“守合同重信用”网商公示等,制定涵盖主体身份认证、交易服务规范、信息交换、在线支付等关键环节的网上交易服务规范。


南溪区工商行政管理局   王佳


 

相关热词搜索:网游 网络游戏 监管 对策 游戏

上一篇:不良网游猛如虎 强监管迫在眉睫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