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木马病毒窃取游戏币和游戏装备 被判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

来源:中国游戏法务网 2020-02-05 21:07:26 阅读
被告人陈某D、张某B、蔡某A、吕某C利用木马病毒入侵他人计算机,并获取他人的计算机信息达到20台以上,情节严重,其行为认定为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不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对本案的定性有误,应予纠正。

蔡某A、张某B盗窃一审刑事判决书
 
惠东县人民法院
(2016)粤1323刑初144号
 
  公诉机关惠东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蔡某A
  被告人张某B
  被告人吕某C
  被告人陈某D
 
  上述四人因涉嫌盗窃罪,于2015年10月27日被抓获,次日被惠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惠东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5年11月28日由惠东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惠东县人民检察院以惠东检刑诉(2015)132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某D、张某B、蔡某A、吕某C犯盗窃罪,于2016年1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并建议公诉机关补充侦查一次。惠东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小德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陈某D、张某B、蔡某A、吕某C及其被告人陈某D、张某B的辩护律师黄艳军、黄伟粦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惠东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4月以来,被告人陈某D、张某B、蔡某A、吕某C等人结伙,张某B、蔡某A、吕某C在广东省湛江市租房后,各自买来电脑,陈某D则不时来租房使用张某B的另一台电脑,4人共同从QQ昵称“招财猫咪”的王某甲(另案处理)处租用“木马病毒”程序,在互联网上通过QQ、YY等聊天工具向网络游戏玩家发送“木马病毒”程序,致使网络游戏玩家的电脑被自动装入该“木马病毒”程序(即电脑中毒)后,上述被告人即利用“木马病毒”窃取中毒电脑中被害人的游戏账号及密码,然后利用窃得的游戏账号和密码在互联网上登录,将游戏账号内的游戏装备、元宝等财物占为己有,再将盗得的游戏装备转卖给其他游戏玩家收取现金或者换成元宝后再变卖成现金。
  被告人陈某D、张某B、蔡某A自2014年4月以来共同参与作案65起,盗窃总金额226148元。吕某C自2015年3月以来参与共同作案42起,盗窃总金额121882元。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1、2014年4月,蔡某A盗得天津市××新区被害人王某庚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约13500元的财物。
  2、2014年4月,蔡某A盗得四川省成都市××区被害人陈某乙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5000元的财物。
  3、2014年5月,张某B盗得江苏省海安县被害人朱某乙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5000元的财物。
  4、2014年下半年,张某B盗得河南省被害人侯某乙热血传奇游戏账户里价值9473元的财物。
  5、2014年下半年,蔡某A盗得安阳市被害人张某己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1037元的财物。
  6、2014年7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南京市××区被害人高某甲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价值1700元的财物。
  7、2014年7月,蔡某A盗得湖南省被害人罗某乙游戏账户价值1466元的财物。
  8、2014年8月,蔡某A盗得山东省菏泽市被害人何某甲传奇归来游戏账户内价值4146元的财物。
  9、2014年9月,蔡某A盗得湖北省××县被害人张某庚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1200元的财物。
  10、2014年9月,蔡某A盗得湖北省武汉市××区被害人杨某丁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300元的财物。
  11、2014年10月,张某B盗得江苏省镇江市被害人孙某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30200元的财物。
  12、2014年10月,蔡某A盗得安徽省庐江县被害人周某甲热血传奇游戏账户里价值1000元的财物。
  13、2014年10月22日,张某B盗得江苏省东台市被害人李某辛传奇归来游戏账户里价值15000元的财物。
  14、2014年11月,张某B盗得湖北省××市被害人李某丁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里价值1600元的财物。
  15、2014年12月,张某B盗得浙江省台州市××区被害人解某传奇外传游戏账户价值2500元的财物。
  16、2014年12月,张某B盗得河南省被害人姚某传奇外传游戏账户价值1470元的财物。
  17、2014年12月,蔡某A盗得河南省被害人朱某甲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2166元的财物。
  18、2014年12月,蔡某A盗得浙江省义乌市被害人舒某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981元的财物。
  19、2014年12月,蔡某A盗得河南省被害人张某乙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1393元的财物。
  20、2014年12月底,蔡某A盗得广东省惠东县被害人徐某传奇归来游戏账户价值2500元的财物。
  21、2014年年底,蔡某A盗得江西省被害人郭某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208元的财物。
  22、2014年年底,蔡某A盗得浙江省温州市被害人傅某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326元的财物。
  23、2015年2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江阴市被害人陈某己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1100元的财物。
  24、2015年3月,蔡某A盗得河南省被害人王某辛夺宝传世游戏账户价值1100元的财物。
  25、2015年3月,吕某C盗得晋江市被害人熊某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价值500元的财物。
  26、2015年3月中旬,蔡某A盗得山东省济宁市被害人夏某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10160元的财物。
  27、2015年4月,陈某D盗得河北省被害人于某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57620元的财物。
  28、2015年4月,蔡某A盗得河南省被害人赵某甲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000元的财物。
  29、2015年4月,蔡某A盗得湖北省被害人万某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100元的财物。
  30、2015年4月中旬,蔡某A盗得浙江省安吉县被害人吴某甲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价值384元的财物。
  31、2015年4、5月,蔡某A盗得江西省上饶县被害人杨某乙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价值1250元的财物。
  32、2015年4、5月,吕某C盗得浙江省温州市被害人吴某乙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价值200元的财物。
  33、2015年4、5月,蔡某A盗得河北省××县被害人张某辛传奇世界游戏账户里价值2000元的财物。
  34、2015年4月和9月,蔡某A共盗得福建省被害人柯某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价值250元的财物。
  35、2015年5月初,蔡某A盗得天津市被害人石某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价值5000元的财物。
  36、2015年5月,吕某C盗得湖北省被害人李某戊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800元的财物。
  37、2015年5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南通市被害人黄某乙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150元的财物。
  38、2015年5月,蔡某A盗得河南省被害人赵某乙夺宝传世游戏账户价值1248元的财物。
  39、2015年5月,蔡某A盗得山东省临沂市××区被害人王某丁夺宝传世游戏账户价值600元的财物。
  40、2015年6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江阴市被害人沈某乙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1100元的财物。
  41、2015年6月,蔡某A盗得河南省被害人周某乙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750元的财物。
  42、2015年6月,蔡某A盗得湖北省武汉市××区被害人李某己热血传奇(2)游戏账户价值1425元的财物。
  43、2015年6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镇江市被害人王某戊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300元的财物。
  44、2015年6月,蔡某A盗得四川省成都市被害人郑某游戏账户价值1280元的财物。
  45、2015年6月,张某B盗得江苏省东台市被害人乐某乙热血传奇游戏账户里价值3206元的财物。
  46、2015年6月15日,蔡某A盗得江苏省无锡市被害人洪某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000元的财物。
  47、2015年6月中旬,蔡某A盗得浙江省余姚市被害人汤某传奇外传游戏账户价值217元的财物。
  48、2015年6月24日,张某B盗得江苏省无锡市被害人梅某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300元的财物。
  49、2015年6、7月,蔡某A盗得江西省万年县被害人邹某乙夺宝传世游戏账户价值300元的财物。
  50、2015年7月,吕某C盗得江苏省无锡市被害人张某丁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400元的财物。
  51、2015年7月,张某B盗得四川省成都市被害人杨某戊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222元的财物。
  52、2015年8月,蔡某A盗得江西省××××区被害人邱某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2526元的财物。
  53、2015年8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南京市被害人茆某传奇(3)游戏账户价值1100元的财物。
  54、2015年8月,蔡某A盗得重庆市云阳县被害人杨某丙热血传奇游戏账户价值108元的财物。
  55、2015年8月,蔡某A盗得湖北省××市被害人张某戊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100元的财物。
  56、2015年8月,陈某D盗得河北省被害人焦某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1890元的财物。
  57、2015年8月,蔡某A盗得四川省江油市被害人高某乙游戏账户价值1500元的财物。
  58、2015年8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常熟市被害人王某己传奇归来游戏账户里价值1480元的财物。
  59、2015年8月中旬,蔡某A盗得福建省厦门市被害人单某传奇归来游戏账户内价值990元的财物。
  60、2015年8月中旬,蔡某A盗得福建省被害人何某乙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价值110元的财物。
  61、2015年8月底,蔡某A盗得浙江省温州市被害人章某传奇归来游戏账户价值1976元的财物。
  62、2015年8、9月,蔡某A盗得天津市××新区被害人陈某丁夺宝传世游戏账户价值2400元的财物。
  63、2015年9月2日,蔡某A盗得广东省佛山市××区被害人阳某传奇归来游戏账户价值715元的财物。
  64、2015年9月20日,蔡某A盗得广东省中山市被害人何某丁传奇世界游戏账户价值4000元的财物。
  65、2015年10月,蔡某A盗得四川省成都市××区被害人周某丙传奇外传游戏账户价值1125元的财物。
  惠东县人民检察院向法庭递交了相关证据,认为被告人陈某D、张某B、蔡某A、吕某C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均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陈某D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作案手段没有意见。但辩称,我们是自己做自己的,互相没有分过钱。木马病毒我没有付过费。起诉书指控的27单不是我做的,那时候我就没有去过那里,第56单是我干的。我们不是共同犯罪。我是2014年4月份参与盗窃的。
  被告人张某B辩称,房子是我们三个人(蔡某A、吕某C、我)租的,木马病毒的费用我们三个人(蔡某A、吕某C、我)承担,陈某D偶尔会付点费用。我们不是共同犯罪,我们盗窃的装备和元宝没有分。我盗窃的金额没有那么大。我是2014年5月份参与盗窃的。
  被告人蔡某A辩称,木马病毒的费用我们四个被告人平分,房租陈某D没有分担,我是2014年10月份参与盗窃的。
  被告人吕某C辩称,我是2015年3月份参与盗窃的。我们是自己干自己的,不是共同犯罪,起诉书指控的第25、32、36、50单是我实施的,具体每单数额是起诉书指控的那么多,总共3900元。
  辩护人黄艳军辩称,被告人陈某D与其他三被告人之间不存在共同犯罪的情形,作案地点的房租不是陈某D支付的,作案工具木马病毒陈某D没有承担租金。实施盗窃作案时三被告人都是各自做各自的,没有协同分工,没有分配赃款。公诉机关指控的被告人陈某D于2015年4月份盗窃57620元财物的事实证据不足。游戏装备没有鉴定机构作出鉴定,公诉机关仅凭被害人陈述认定数额,证据不足。请求法庭宣告被告人陈某D无罪。
  辩护人黄伟粦辩称,本案各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各自独立,没有分赃,四被告人之间不存在针对同一被害人实施共同盗窃,没有分工,不应认定为共同犯罪,被告人张某B只对其本人盗窃的金额承担责任。本案认定被盗游戏装备和元宝的估价缺乏统一标准,未单独对装备作估价,认定本案盗窃财物的数额存在疑问。本案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被害人被盗财物系被告人张某B实施的,且不排除其他人盗窃的合理怀疑。被告人张某B归案后能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是坦白,依法可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4年4月以来,被告人陈某D、张某B、蔡某A、吕某C等人结伙(陈某D2014年4月开始盗窃,张某B2014年5月开始盗窃,蔡某A2014年10月开始盗窃,吕某C2015年3月开始盗窃),张某B、蔡某A、吕某C在广东省湛江市租房后,各自买来电脑,陈某D则不时来租房使用张某B的另一台电脑,4人共同从QQ昵称“招财猫咪”的王某甲(另案处理)处租用“木马病毒”程序(费用由四被告人分担),在互联网上通过QQ、YY等聊天工具向网络游戏玩家发送“木马病毒”程序,致使网络游戏玩家的电脑被自动装入该“木马病毒”程序(即电脑中毒)后,上述被告人即利用“木马病毒”窃取中毒电脑中被害人的游戏账号及密码,然后利用窃得的游戏账号和密码在互联网上登录,将游戏账号内的游戏装备、元宝等财物占为己有,再将盗得的游戏装备转卖给其他游戏玩家收取现金或者换成元宝后再变卖成现金,期间四被告人有互相协助对方帮忙对方变卖装备及转元宝到对方的游戏账号等帮助行为。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2014年5月,张某B盗得江苏省海安县被害人朱某乙热血传奇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4年下半年,张某B盗得河南省被害人侯某乙热血传奇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4年下半年,蔡某A盗得安阳市被害人张某己热血传奇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4年10月,张某B盗得江苏省镇江市被害人孙某热血传奇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4年10月,蔡某A盗得安徽省庐江县被害人周某甲热血传奇游戏账户里内的游戏财物。
  2014年10月22日,张某B盗得江苏省东台市被害人李某辛传奇归来游戏账户里内的游戏财物。
  2014年11月,张某B盗得湖北省××市被害人李某丁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4年12月,张某B盗得浙江省台州市××区被害人解某传奇外传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4年12月,张某B盗得河南省被害人姚某传奇外传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4年12月,蔡某A盗得河南省被害人朱某甲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财物。
  2014年12月,蔡某A盗得浙江省义乌市被害人舒某热血传奇游戏账户内的财物。
  2014年12月,蔡某A盗得河南省被害人张某乙热血传奇游戏账户内的财物。
  2014年12月底,蔡某A盗得广东省惠东县被害人徐某传奇归来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4年年底,蔡某A盗得江西省被害人郭某热血传奇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4年年底,蔡某A盗得浙江省温州市被害人傅某热血传奇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2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江阴市被害人陈某己热血传奇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3月,蔡某A盗得河南省被害人王某辛夺宝传世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3月,吕某C盗得晋江市被害人熊某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3月中旬,蔡某A盗得山东省济宁市被害人夏某热血传奇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4月,陈某D盗得河北省被害人于某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财物。
  2015年4月,蔡某A盗得河南省被害人赵某甲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财物。
  2015年4月,蔡某A盗得湖北省被害人万某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4月中旬,蔡某A盗得浙江省安吉县被害人吴某甲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4、5月,蔡某A盗得江西省上饶县被害人杨某乙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4、5月,吕某C盗得浙江省温州市被害人吴某乙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4、5月,蔡某A盗得河北省××县被害人张某辛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4月和9月,蔡某A共盗得福建省被害人柯某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5月初,蔡某A盗得天津市被害人石某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5月,吕某C盗得湖北省被害人李某戊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5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南通市被害人黄某乙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财物。
  2015年5月,蔡某A盗得河南省被害人赵某乙夺宝传世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5月,蔡某A盗得山东省临沂市××区被害人王某丁夺宝传世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6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江阴市被害人沈某乙热血传奇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6月,蔡某A盗得河南省被害人周某乙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6月,蔡某A盗得湖北省武汉市××区被害人李某己热血传奇(2)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6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镇江市被害人王某戊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6月,蔡某A盗得四川省成都市被害人郑某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6月,张某B盗得江苏省东台市被害人乐某乙热血传奇游戏账户里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6月15日,蔡某A盗得江苏省无锡市被害人洪某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6月中旬,蔡某A盗得浙江省余姚市被害人汤某传奇外传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6月24日,张某B盗得江苏省无锡市被害人梅某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6、7月,蔡某A盗得江西省万年县被害人邹某乙夺宝传世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7月,吕某C盗得江苏省无锡市被害人张某丁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7月,张某B盗得四川省成都市被害人杨某戊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8月,蔡某A盗得江西省××××区被害人邱某热血传奇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8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南京市被害人茆某传奇(3)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8月,蔡某A盗得重庆市云阳县被害人杨某丙热血传奇游戏账户的游戏财物。
  2015年8月,蔡某A盗得湖北省××市被害人张某戊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8月,陈某D盗得河北省被害人焦某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8月,蔡某A盗得四川省江油市被害人高某乙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8月,蔡某A盗得江苏省常熟市被害人王某己传奇归来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8月中旬,蔡某A盗得福建省厦门市被害人单某传奇归来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8月中旬,蔡某A盗得福建省被害人何某乙传奇世界(2)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8月底,蔡某A盗得浙江省温州市被害人章某传奇归来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8、9月,蔡某A盗得天津市××新区被害人陈某丁夺宝传世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9月2日,蔡某A盗得广东省佛山市××区被害人阳某传奇归来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9月20日,蔡某A盗得广东省中山市被害人何某丁传奇世界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2015年10月,蔡某A盗得四川省成都市××区被害人周某丙传奇外传游戏账户内的游戏财物。
  以上犯罪事实,有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的经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方位图、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概貌。
  2、被告人陈某D、张某B、蔡某A、吕某C的户籍资料,证实被告人蔡某A、吕某C的身份情况。
  3、抓获被告人陈某D、张某B、蔡某A、吕某C的经过,证实2015年10月27日,公安机关将被告人陈某D、张某B、蔡某A、吕某C抓获。
  4、扣押物品清单,证实公安机关扣押到手机、电脑、银行卡等物品。
  5、被告人陈某D、张某B、蔡某A、吕某C的供述,证实四被告人归案后作了如下供述:
  (1)被告人陈某D的供述:
  2015年10月27日,我因涉嫌盗窃被传唤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除了我还有吕某C、"阿猫"、"菜头"共四人被传唤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公安机关在我的住处缴获一台电脑主机、一部手机及一些银行卡存折。
  我是2013年9月(具体时间记不清楚)开始用YY语音软件发病毒木马进行盗窃游戏装备和元宝的。先是在YY语音软件里面的一个游戏工会加其他游戏玩家的好友,加好友后就和该名游戏玩家聊天,一般都是先聊天问他在干什么或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有些玩家会和我聊天,聊着聊着我就会发一张照片给他,该照片里面是一个隐藏木马软件,只要该名玩家点击该图片就会导致他的电脑中毒,木马软件全记录该名游戏玩家的登录帐号和密码,有些游戏玩家不跟我聊天的情况下,我就直接发照片给他,有些玩家会接收图片但是没有点击照片的话,木马软件是没法记录该玩家的游戏登录帐号和密码,遇到有些玩家不接收照片的话我就将照片取消掉,将照片发给其他玩家,如果木马发送成功后,可以通过远程控制,将他游戏号里的装备变卖换元宝,然后我们将元宝卖给其他玩家换取现金.第一次是在湛江××路××市场五楼用YY语音软件发病毒木马进行盗窃游戏装备,第二次是湛江维多利亚对面一出租屋(具体路名不清楚)用YY语音软件发病毒木马进行盗窃游戏装备,第三次是和张某B、蔡某A、呵巴仔"在霞山区××一出租用入语音软件发病毒木马进行盗窃游戏装备的,第四次是和张某B、蔡某A、吕某C在湛江男科医院后面一出租屋九楼用YY语音软件发病毒木马进行盗窃游戏装备的,第五次是在湛江男科医院对面一出租屋八楼和张某B、蔡某A、吕某C用YY语音软件发病毒木马进行盗窃游戏装备的,第六次是在湛江某村一出租1、2楼和张某B、蔡某A、吕某C用YY语音软件发病毒木马进行盗窃游戏装备的.
  我们没有人组织,就各做各的,谁做到就是谁的,没有说分不分工,我发木马照片,但是我不会变卖装备和元宝,因为我不懂价,是蔡某A和张某B帮我卖的.我们的作案电脑不是专机专用,我用的电脑是张某B的,我们作案的对象是盛大旗下的游戏,如传奇世界、热血传奇、热血归来、传奇外传、传奇无双、夺宝传奇及5PK仿传奇私服.木马是跟一位网名为“咪咪”的人购买的,我没有见过他本人,只是跟他QQ上网聊过天,其他不详,木马购买的价格是一千二百五十元人民币,按月交费,快到期时"咪咪"会提前告问我们要不要续费,要续费的话张某B和蔡某A就会用各自的银行卡汇款给"咪咪"进行续费.我使用过两个语音账号,jy4608和zheng19841020.帐号:jy4608密码:qq14×××36是一个朋友罗某甲给我的,帐号zheng19841020密码:qq14×××36是我用自己手机号注册的.
  游戏玩家通过银行卡转账给我.作案成功后1都是平分的。有一次分了三百多元是通过支付宝转给我的(具体是谁转的我不知道)。我支付宝是绑定工商银行的,帐号是62×××17.我没有转过钱给张某B、蔡某A、吕某C。有时候我在做其他的事情,就会叫其他人帮我登陆盗回来的玩家账号,帮我变卖装备及转元宝到我的游戏账号.张某B、蔡某A、吕某C三个人帮我登陆过盗回来的账号。他们三个人都有叫我帮他们卖元宝。我们四个人是各自做各自的,但是也会大家相互帮忙作案,有时候谁的电脑卡了或者怎样的,就会叫另外的三个人帮忙操作或者是使用其他人的电脑操作。
  (2)被告人张某B的供述:
  我是通过跟人(该人的QQ昵称叫"招财")租用一个软件,发送木马病毒(这个木马叫"肉鸡")给其他人,然后盗窃他人的游戏账号,从而换成人民币。还有三个人同伙,蔡某A,吕某C,陈某D.他们三个都被带回公安机关了。我是从去年5、6月份开始参与实施盗窃的,蔡某A是比我晚两个月开始实施盗窃,吕某C足大概是今年过年的时间,2月份开始实施盗窃,陈某D他偶尔会过来我们这边一起参与盗窃,大概是去年的9、10月份开始过来,一般几天过来一次,有时候连续几天都会过来.我们在上个月20几号开始就没做了,因为我们用盗窃的软件用不了。
  2014年4月份的时候,通过陈某D介绍李某庚(他也足我的小学同学),叫李某庚教我如何通过网络实施盗窃,然后我和李某庚介绍的苏某一起学习如何通过网络实施盗窃,是苏某介绍QQ呢称叫招财(之前QQ昵称是叫招财,大概一、两个月前改了昵称叫"咪咪")的卖家将木马软件卖给我的,苏某和我一起实施网络盗窃的行为两三个月后便不做了,这时候蔡某A过来跟我学习如何实施网络盗窃,学会后蔡某A便自己开始操作实施网络盗窃,今年过年的时候吕某C也加入到我们当中实施网络盗窃的行为.我通过QQ跟"招财"购买了软件和病毒木马,然后我们进入盛大网络游戏里,找一些YY语音聊天的频道,这些频道都是玩盛大游戏的玩家频道,然后通过YY这个聊天软件加这些玩家为好友,对方如果加了我好友后,我们便通过YY发送病毒木马文件给对方,病毒木马文件我可以任意命名,我一般改成"我的相片"、"我的自拍"等名字的文件,聊天时,我问对方你还记得我不,对方一般都回复不知道或者不清楚,然后我们跟对方说我发点照片给你看看,你就知道了,然后我就会把之前命名为"我的相片"、"我的自拍"等名字的病毒木马文件发送给对方,对方点击打开的话的电脑就会中毒,然后我这边就可以通过远程操控软件操作对方的电脑,并可以看到对方的电脑页面,因为远程可以看到对方的电脑,我就可以看到对方在玩什么游戏,然后"招财"卖给我的软件有逼停中毒的电脑的游戏页面,可以让对方游戏退出来,对方第二次登陆时输入账号和密码时,"招财"卖给我的软件有记录中毒电脑的键盘输入记录功能,我就能知道到对方游戏账号和密码,这个时候就会断开远程,然后通过自己的电脑登陆对方的游戏,有个别游戏需要解开对方游戏账户的手机绑定才能转移游戏里的元宝,我们就会登陆对方的游戏页面后,在游戏里操作修改绑定手机,这个时候对方绑定的手机就会收到验证码,于此同时,我们可以通过操控软件让对方的电脑弹出一个程序窗口,窗口页面上有"你的游戏绑定手机号码已到期,要输入验证码认定,否则解除绑定"的虚假信息,对方以为是游戏公司发送的窗口,就会在页面上输入验证码,输入后,我们就可以知道对方收到的验证码,从而更改对方绑定的手机,然后绑定到自己手机上.也有个别玩家发现账号密码被盗后会登陆游戏,这个时候我们就会用操控软件控制不让对方登陆游戏,我们登陆对方的游戏账户后,就会把对方游戏账户内装备卖给其他玩家,换取元宝(游戏中的通用货币),然后把元宝转移到自己的游戏账号里,对方账号里面本身所有的元宝我们就会直接转移到自己的游戏账号里,转移之后,我们就会通过自己的游戏账户把元宝卖给游戏里的其他玩家,换取人民币.一般市面上100元可以购买90多个游戏元宝,我们拿元宝去卖的话100个元宝可以换105元人民币左右,1000个元宝可以换1060元人民币左右.市场价格的比例一般都不会改变。
  我盗窃的都是盛大旗下的游戏,账号密码都是通用的.我有2个游戏账号,一个账号是:18×××85,密码我忘记了,因为盛大游戏公司开启了一键登陆,绑定手机,按登陆后,手机有个相应盛大游戏管理账号的软件,会收到一个验证,确认后就能登陆.还有一个账号是:A27×××84,密码我忘记了,也是启用一键登陆.我解开对方游戏账户的手机绑定,然后绑定到自己的手机上,;一般是绑定在电话号码为182××××6552,一部黑色三星触屏手机上,手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扣押.还有一部就是我生活用的手机,手机号码是18×××85,白色小米三,手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扣押,但是绑定在这部手机上比较少。一般是我和蔡某A,吕某C三个人平摊,陈某D有时候在我们租的房子里盗窃成功赚到钱的话,也会跟我们平摊软件和病毒木马的费用,有时也会叫蔡某A、吕某C、陈某D三个人帮忙登录玩家账去变卖装备、元宝,不过很少叫陈某D.蔡某A、吕某C有叫过我和陈某D帮忙变卖装备和元宝,不过叫陈某D的话基本上都是转元宝和跟商人兑换元宝,因为他变卖装备不是很会.租住的房子是我跟蔡某A一起租住的,费用是我跟蔡某A、吕某C三个人平分。生活费一般都是各付各的,吃饭的话就我们几个人谁请不一定。
  (3)被告人吕某C的供述:
  我有在网络上盗取玩家的游戏装备变卖的行为。我和蔡某A、张某B一起住在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某村35号.我是在2015年3月份准备好自己作案的时川的专用电脑、YY语音软件帐号、QQ号码、邮箱等,2015年4月份我就开始实施作案,就在住处实施作案的.YY语音软件账号我是当时申请了就记住了账号密码,我没有记住账于密码,直接点登陆就可以的,QQ账号41×××53,密码是@yong2450,箱账号也是41×××53,密码是@yong2450.年3月份组装好的,我电脑里面所有的YY语音软件账号、QQ账号、邮箱都是我本人在使用的.
  我获取元宝后就到游戏内的商人处卖元宝给商人,然后输入我的中国工商银行卡,卡号是:62×××82就可以了,3、4分钟后游戏公司就会汇钱到我卡里,我就是这样获利的;还有少数就是不用通过游戏内的商人,就是我直接交易装备给买家,然后在游戏上发我的中国工商银行卡卡号给玩家,玩家再汇钱给我。
  我盗窃用我的工商银行卡,卡号是:62×××82。我有两个游戏账号,一个是136××××4194,另一个是ak2450,两个都没有固定的登陆密码,都是动态密码或者用我的手机号码发送验证码登陆的.我的工商银行卡密码是35×××21。木马是张某B、陈某D跟别人买的,陈某D、蔡某A、张某B都有发给我,至于跟谁买的我就不知道了,蔡某A有没有去买木马我不知道。木马的费用时每个月300元人民币,有时候张某B跟我要300元我就给他,张某B就去续费木马;有时候蔡某A跟我要300元我就给他,蔡某A就去续费木马。我最后一次成功是2015年10月2号,当时是获利了189元人民币。作案成功后谁得手就归谁的。上当受骗的玩家有十多个玩家,我大约获利了7、8千元人民币。租住的房子是我和蔡某A、张某B平摊的房租、水电费、网费,生活费是自己归自己,获利的人民币已经被我用完了.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某村35号的网线是蔡某A和张某B其中的一人用一名女子陈某戊的身份证安装的.我没有在其他的的电脑登入我的游戏账号和YY语音、QQ、邮箱等。陈某D、蔡某A、张某B都有盗取别人游戏装备变卖。我不知道他们获利多少,我们是自己做自己的。在我的电脑有登录过张某B、蔡某A、陈某D他们盗回来的账号.我都帮张某B、蔡某A、陈某D他们兑换过元宝.张某B、蔡某A、陈某D他们有叫我帮忙叫卖装备及兑换元宝。我就实施盗窃传奇世界.游戏装备都是张某B和蔡某A榜帮我卖的,因为不清楚游戏装备的价格,所以让他们帮我卖,游戏币一般都是以1比0.86左右的价格卖去.都是自己做自己的,将元宝兑换成人民币后不用分钱.木马程序是张某B和蔡某A购买的.我不清楚是和谁购买的,是今年3月开始购买的,每个月4号到期,一个月购买一次.购买木马程序的钱是大家平摊的.陈某D有时候出钱,有时候他不出,因为是他带张某B做这行的。
  我们盗窃回来的账号只记录在自己的电脑里。虽然我们是各做各的,但是也会互相帮忙。
  (4)蔡某A:承认有利用木马病毒盗窃他人游戏装备及元宝的犯罪事实。
  我在2014年10月左右开始实施盗窃.2014年10月至2015年3月是在湛江市霞山区某村北九路18号一出租屋,2015年3、4月左右至2015年7月搬到湛江市霞山区某村北九路18号对面的出租屋,2015年7月搬到湛江市霞山区某村现在住的出租屋至今。湛江市霞山区某村北九路18号是用我和张某B的名义租的,每个月租金一千多元人民币,我、张某B、吕某C平摊费用;湛江市霞山区某村北九路18号对面的出租屋是用张某B的名又租的,每个月租金一千多元人民币,我、张某B、吕某C平摊费用;湛江市霞山区某村现在住的出租屋用我的名义租的,每个月租金一千多元人民币,我、张某B、吕某C平摊费用。我盗窃有同伙,除了我,还有吕某C、陈某D、张某B,他们和我一起被公安机关抓了。
  我们通过在网上购买木马程序,然后把木马发送给别人,再盗窃他人的游戏装备和游戏币卖钱.我们在我和张某B、吕某C居住的出租屋上网,陈某D和他老婆在霞山区某村住,他有室就会过来上网。木马程序是张某B跟一个QQ网名叫"招财咪咪"的人购买的.每个月给"招财咪咪"1350元续费使用,我用支付宝转过两次给他的支付宝,张某B通过支付宝转帐过2次给他.我的支付宝账号是我的手机号码184××××0992,张某B的支付宝账户应该是他手机号码18×××85,"招财咪咪"的支付宝账号在我的转账记录应该有保留。我们所购买的木马程序不能几个人同时他用,一个人上着的时侯其他人就用不了.就几个人轮流使用,用完就到下一个人用.
  谁卖到的就转到自己的银行卡里。我有两张银行卡,一张中国工商银行储蓄卡,卡号为:62×××65,一张中国农业银行储蓄卡,卡号为:62×××79,这两张卡都是我的名字开的卡。我盗窃的是盛大公司的传奇世纪、热血传奇、传奇归来、传奇外传这几款游戏。最开始做是张某B和陈某D在做.我是去年十月份开始做的,吕某C是2015年三月份加入进来的。是张某B叫我参与一起做的。我们作案共使用4台电脑。都是我们自己的,我自己一台,吕某C自己一台,张某B有两台,陈某D有时候过来是用张某B的电脑。我们都是自己做自己的,做到多少都是算自己的。我盗窃他人游戏的装备的游戏账号和密码不记得,但我都有记录在我的电脑里面,我记录在电脑桌面,保存在一个名字为"账号"的记事本里。每次卖得的钱不固定多少,有的多,有的少,最多的有两千一了几千块也有.最后一次具体时间不记得,最后一次是2015年9月10号前.因为9月10号之后联系不到"招财咪咪",软件用不了,他们三个人说要去养狗,自己也要去考汽车驾照,所以就没做了.具体多少获利不知道,大概是七、八万元.除掉平时的一些费用和花费,其余的在我的工商银行卡里,里面还有五万多元人民币。
  我除了使用我自己电脑登陆盗回的账号外,还有使用过张某B、吕某C的电脑登录盗回来的帐号。我使用张某B、吕某C的电脑叫卖装备反转元宝到我的账号。我有叫张某B、吕某C、陈某D帮我登陆过盗回来的游戏账号,也有叫他们帮忙看下装备或者是转下元宝一类的。张某B、吕某C、陈某D也都有叫我帮忙过。木马程序不能同时在不同电脑登陆的,我们是轮流使用的。
  6、被害人陈述和被告人电脑内的相应的信息材料:
  (1)被害人王某庚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4月份,在天津市××新区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p13×××79)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4500元)被盗。
  (2)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王某庚的账号(p13×××79)。
  (3)被害人陈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4月份,在四川省成都市××区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a13×××31a)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5000元)被盗。
  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5)猫”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陈某乙的账号(a13×××31a)。
  (4)被害人朱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5月份,在江苏省海安县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18×××88)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6250元)被盗。
  (5)根据缴获嫌疑人张某B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账号密码资料”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朱某乙的账号(18×××88)。
  (6)被害人侯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下半年,在河南省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HWJ19681120)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1250元)被盗。
  (7)根据缴获嫌疑人张某B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账号密码资料”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侯某乙的账号(HWJ19681120)。
  (8)被害人张某己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下半年,在河南省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q15×××33)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387.5元)被盗。
  (9)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张某己的账号(q15×××33)。
  (10)被害人高某甲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7月份,在江苏省南京市××区玩传奇世界(2)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2)账号(gao139××××9901)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860元)被盗。
  (11)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2)”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高某甲的账号(gao139××××9901)。
  (12)被害人罗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7月份,在湖南省玩传奇归来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归来账号(13×××18)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375元)被盗。
  (13)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2)”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罗某乙的账号(13×××18)。
  (14)被害人何某甲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8月份,在山东省菏泽市玩传奇归来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归来账号(a13×××94)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4250元)被盗。
  (15)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何某甲的账号(a13×××94)。
  (16)被害人张某庚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9月份,在湖北省××县玩热血传奇时,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13×××98)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200元)被盗。
  (17)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2)”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张某庚的账号(13×××98)。
  (18)被害人杨某丁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9月份,在湖北省武汉市××区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5×××60)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300元)被盗。
  (19)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5)猫”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杨某丁的账号(15×××60)。
  (20)被害人孙某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10月份,在江苏省镇江市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13×××88)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37750元)被盗。
  (21)根据缴获嫌疑人张某B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孙某的账号(13×××88)。
  (22)被害人周某甲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10月份,在安徽省庐江县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15×××00)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4000元)被盗。
  (23)根据缴获嫌疑人张某B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周某甲的账号(15×××00)。
  (24)被害人李某辛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10月22日,在江苏省东台市玩传奇归来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归来账号(W13×××08)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4250元)被盗。
  (25)根据缴获嫌疑人张某B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李某辛的账号(W13×××08)。
  (26)被害人李某丁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11月份,在湖北××市玩传奇世界(2)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2)账号(13×××56)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600元)被盗。
  (27)根据缴获嫌疑人张某B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李某丁的账号(13×××56)。
  (28)被害人解某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12月份,在浙江省台州市××区玩传奇外传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外传账号(13×××32)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2687.5元)被盗。
  (29)根据缴获嫌疑人张某B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解某的账号(13×××32)。
  (30)被害人姚某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12月份,在河南省玩传奇外传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外传账号(15×××99)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562.5元)被盗。
  (31)根据缴获嫌疑人张某B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姚某的账号(15×××99)。
  (32)被害人朱某甲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12月份,在河南省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3×××85)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2166元)被盗。
  (33)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5)猫”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朱某甲的账号(13×××85)。
  (34)被害人舒某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12月份,在浙江省义乌市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S13×××47)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104元)被盗。
  (35)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2)”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舒某的账号(S13×××47)。
  (36)被害人张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12月份,在河南省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13×××15)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375元)被盗。
  (37)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账号还可以”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张某乙的账号(13×××15)。
  (38)被害人徐某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12月底,在惠州××××县玩传奇归来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归来账号(xu15×××96)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2875元)被盗。
  (39)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徐某的账号(xu15×××96)。
  (40)被害人郭某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年底,在江西省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13×××08@139.com)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250元)被盗。
  (41)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5)猫”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郭某的账号(13×××08@139.com)。
  (42)被害人傅某陈述,证实其于2014年年底,在浙江省温州市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18×××35)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375元)被盗。
  (43)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账号还可以”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傅某的账号(18×××35)。
  (44)被害人陈某己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2月份,在江苏省江阴市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13×××99)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187.5元)被盗。
  (45)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账号文本文档”TXT文档文本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陈某己的账号(13×××99)。
  (46)被害人王某辛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3月份,在河南省玩夺宝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夺宝传奇账号(13×××81)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100元)被盗。
  (47)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账号文本文档”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王某辛的账号(13×××81)。
  (48)被害人熊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3月份,在晋江市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8×××73)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500元)被盗。
  (49)根据缴获嫌疑人吕某C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账号0”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熊某的账号(18×××73)。
  (50)被害人夏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3月份,在山东省济宁市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18×××77)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7000元)被盗。
  (51)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5)猫”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夏某的账号(18×××77)。
  (52)被害人于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4月份,在河北省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82×××59)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57620元)被盗。
  (53)根据缴获嫌疑人陈某D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号码”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于某的账号(82×××59)。
  (54)被害人赵某甲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4月份,在河南省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3×××49)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2200元)被盗。
  (55)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5)猫”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赵某甲的账号(13×××49)。
  (56)被害人万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4月份,在湖北省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8×××50)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100元)被盗。
  (57)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万某的账号(18×××50)。
  (58)被害人吴某甲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4月中旬,在浙江省安吉县玩传奇世界(2)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2)账号(WUU8448)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400元)被盗。
  (59)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吴某甲的账号(WUU8448)。
  (60)被害人杨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4、5月份,在江西省上饶市玩传奇世界(2)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2)账号(18×××21@163.com)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200元)被盗。
  (61)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杨某乙的账号(18×××21@163.com)。
  (62)被害人吴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4、5月份,在浙江省温州市玩传奇世界(2)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2)账号(w18×××89)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200元)被盗。
  (63)根据缴获嫌疑人吕某C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账号00”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吴某乙的账号(w18×××89)。
  (64)被害人张某辛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4、5月份,在河北省××县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3×××70)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600元)被盗。
  (65)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账号文本文档”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张某辛的账号(13×××70)。
  (66)被害人柯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4月和9月,在福建省玩传奇世界(2)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P18×××19q)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250元)被盗。
  (67)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使用作案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柯某的账号(P18×××19q)。
  (68)被害人石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5月份,在天津市玩传奇世界(2)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5×××51)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5000元)被盗。
  (69)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账号文本文档”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石某的账号(15×××51)。
  (70)被害人李某戊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5月份,在湖北省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5×××21)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800元)被盗。
  (71)根据缴获犯罪嫌疑人吕某C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李某戊的账号(15×××21)。
  (72)被害人黄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5月份,在江苏省南通市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3×××19)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150元)被盗。
  (73)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黄某乙的账号(13×××19)。
  (74)被害人赵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5月份,在河南省玩夺宝传世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夺宝传世账号(13×××17)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000元)被盗。
  (75)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赵某乙的账号(13×××17)。
  (76)被害人王某丁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5月份,在山东省临沂市××区玩夺宝传世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夺宝传世账号(13×××30)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600元)被盗。
  (77)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王某丁的账号(13×××30)。
  (78)被害人沈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6月份,在江苏省江阴市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13×××81)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125元)被盗。
  (79)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账号还可以”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沈某乙的账号(13×××81)。
  (80)被害人周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6月份,在河南省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ZZW139××××8144)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750元)被盗。
  (81)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周某乙的账号(ZZW139××××8144)。
  (82)被害人李某己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6月份,在湖北省武汉市××区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18×××85)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500元)被盗。
  (83)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李某己的账号(18×××85)。
  (84)被害人王某戊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6月份,在江苏省镇江市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5×××58)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300元)被盗。
  (85)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王某戊的账号(15×××58)。
  (86)被害人郑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6月份,在四川省成都市玩传世群英传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世群英传账号(18×××84)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600元)被盗。
  (87)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郑某的账号(18×××84)。
  (88)被害人乐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6月,在江苏省东台市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a15×××66)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2375元)被盗。
  (89)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5)猫”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乐某乙的账号(a15×××66)。
  (90)被害人洪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6月15日,在江苏省无锡市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5×××97)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000元)被盗。
  (91)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洪某的账号(15×××97)。
  (92)被害人汤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6月中旬,在浙江省余姚市玩传奇外传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外传账号(18×××20)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250元)被盗。
  (93)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汤某的账号(18×××20)。
  (94)被害人梅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6月24日,在江苏省无锡市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a13×××29)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300元)被盗。
  (95)根据缴获嫌疑人张某B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梅某的账号(a13×××29)。
  (96)被害人邹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6、7月份的一天,在江西省万年县玩夺宝传世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夺宝传世账号(18×××77)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300元)被盗。
  (97)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上“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邹某乙的账号(18×××77)。
  (98)被害人张某丁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7月份,在江苏省无锡市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8×××27)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400元)被盗。
  (99)根据缴获嫌疑人吕某C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张某丁的账号(18×××27)。
  (100)被害人杨某戊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7月份,在四川省成都市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45×××19@qq.com)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300元)被盗。
  (101)根据缴获嫌疑人张某B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杨某戊的账号(
  (102)被害人邱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8月份,在江西省××××区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a13×××33)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2938元)被盗。
  (103)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邱某的账号(a13×××33)。
  (104)被害人峁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8月份,在江苏省南京市玩传奇(3)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3)账号(baijinlongyuan)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100元)被盗。
  (105)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峁某的账号(baijinlongyuan)。
  (106)被害人杨某丙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8月份,在河南省玩热血传奇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热血传奇账号(15×××41)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25元)被盗。
  (107)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杨某丙的账号(15×××41)。
  (108)被害人张某戊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8月份,在湖北省××市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3×××16)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100元)被盗。
  (109)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张某戊的账号
  (110)被害人焦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8月份,在河北省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5×××98)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700元)被盗。
  (111)根据缴获嫌疑人陈某D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焦某的账号(15×××98)。
  (112)被害人高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8月份,在四川省江油市玩传奇归来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归来账号(48×××61@qq.com)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626元)被盗。
  (113)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高某乙的账号(48×××61@qq.com)。
  (114)被害人王某己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8月份,在江苏省常熟市玩传奇归来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归来账号(13×××01)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480元)被盗。
  (115)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王某己的账号(13×××01)。
  (116)被害人单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8月份,在福建省厦门市玩传奇归来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归来账号(13×××61)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012.5元)被盗。
  (117)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建文本文档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单某的账号(13×××61)。
  (118)被害人何某乙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8月中旬一天,在福建省玩传奇世界(2)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2)账号(15×××18)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10元)被盗。
  (119)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账号还可以”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何某乙的账号(15×××18)。
  (120)被害人章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8月份,在浙江省温州市玩传奇归来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归来账号(13×××73)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2125元)被盗。
  (121)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章某的账号(13×××73)。
  (122)被害人陈某丁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8、9月份,在天津市玩夺宝传世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夺宝传世账号(13×××63)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2400元)被盗。
  (123)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建文本文档(5)猫”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陈某丁的账号(13×××63)。
  (124)被害人阳某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9月2日,在佛山市××区玩传奇归来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归来账号(15×××56)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812.5元)被盗。
  (125)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阳某的账号(15×××56)。
  (126)被害人何某丁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9月20日,在中山市玩传奇世界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世界账号(13×××12)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4000元)被盗。
  (127)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何某丁的账号(13×××12)。
  (128)被害人周某丙陈述,证实其于2015年10月份,在四川省成都市××区玩传奇外传时,接收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照片”文件夹并点击该文件夹,后其传奇外传账号(18×××39)内的游戏装备及元宝(价值1125元)被盗。
  (129)根据缴获嫌疑人蔡某A作案使用的电脑,电脑桌面“新账号”TXT文档内显示出被害人周某丙的账号(18×××39)。
  上述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来源合法,内容真实,本院予以认定。此外还有证人王某甲的证言和书证、开庭笔录等在卷。
  对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本院作如下评析:
  1、本案四被告人是否构成共同犯罪问题。
  经查,四被告人虽然是以各自干各自的为主,但本案作案地点是被告人张某B、蔡某A、吕某C共同承租的。作案工具木马病毒的使用费用开庭时被告人张某B、吕某C陈述陈某D会费用,蔡某A开庭时陈述木马病毒的费用四被告人分担,因此可以认定被告人陈某D有××毒费用。而且四被告人在作案时有互相帮助登陆盗回来的玩家账号,帮忙对方变卖装备及转元宝到对方的游戏账号等帮助行为,因此,可以认定四被告人有共同犯罪的犯意,且在共同犯罪中共同出资购买作案工具,有相互协助行为,可以认定为共同犯罪,其各自应对其参与后其他被告人的行为负责。
  2、关于辩护人提出的本案还有其他犯罪团伙采用相同的作案手段盗窃,不能凭公诉机关递交的从被告人使用的电脑TXT截图提取到被害人的相关信息认定,该单是被告人实施的问题。
  经查,公安机关从四被告人使用的电脑TXT截图提取到被害人的相关游戏账户等信息内容,经四被告人各自辨认,四被告人分别在其电脑内缴获的TXT截图提取到被害人的相关游戏账户等信息内容下写下“以上显示的游戏帐号及密码就是我通过木马病毒盗取回来的游戏玩家信息,盗窃了游戏玩家的游戏装备和元宝的,以文本形式记录在我作案的电脑桌面上。”说明归案后,被告人均承认了相关盗窃游戏装备和财物的事实,结合被害人的陈述,能相互印证,因此,可以认定本案认定的盗窃事实,是各被告人实施的。但被告人蔡某A一直陈述自己市2014年10月份才开始实施犯罪的,同案被告人张某B也供述蔡某A不是2014年4月份开始作案的。因此,公诉机关认定2014年10月份之前的作案是被告人蔡某A实施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定。
  3、关于本案的定性问题。
  本案被告人利用木马病毒窃取他人网络上的游戏币和游戏装备。我国刑法盗窃罪的客体保护的是公私财产权不受侵犯,刑法制裁的是窃取他人有使用价值的财物的行为。本案被告人窃取的是网络上的游戏币和游戏装备,网络上的游戏币和游戏装备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实际的使用价值,其价值现无法评估,因此,被告人虽有盗窃的行为,但因本案的客体不符合盗窃罪的客体要件,其行为不构成盗窃罪。但被告人××毒入侵他人计算机,并获取他人的计算机信息达到20台以上,宜以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定罪量刑,其行为构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定罪。
  对被告人和辩护人的意见,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采纳,与本案事实不符的部分,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某D、张某B、蔡某A、吕某C利用木马病毒入侵他人计算机,并获取他人的计算机信息达到20台以上,情节严重,其行为认定为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公诉机关对本案的定性有误,应予纠正。现有证据无法认定四被告人非法获利的数额,根据四被告人参与作案的时间、具体参与的次数、认罪态度等量刑情节,给予四被告人罪责刑一致的刑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蔡某A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0月27日起至2017年1月26日止;罚金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一个月内缴清。)
  二、被告人张某B犯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0月27日起至2016年7月26日止;罚金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一个月内缴清。)
  三、被告人吕某C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0月27日起至2016年6月26日止;罚金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一个月内缴清。)
  四、被告人陈某D犯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0月27日起至2016年5月26日止;罚金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一个月内缴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李彬雄
  审判员 许小龙
  审判员 李丽丽
  二〇一六年五月五日
  书记员 陈琪琛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八十五条违反国家规定,侵入国家事务、国防建设、尖端科学技术领域的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违反国家规定,侵入前款规定以外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或者采用其他技术手段,获取该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或者对该计算机信息系统实施非法控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提供专门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或者明知他人实施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违法犯罪行为而为其提供程序、工具,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前三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刑法规定第五十三条规定的“判决指定的期限”应当在判决书中予以确定;“判决指定的期限”应为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最长

版权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载文章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所转载或引用资讯均用于学术研究。如不慎触及到版权人相关权利,请即刻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在选择管辖法院的约定无效的情况下如何确定涉外网络游戏代理及许可合同纠纷管辖权
下一篇:游戏代理许可协议合法有效 双方不按约定履行各担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