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争议解决 > 正文

游戏主播在他处直播有违独家协议,平台解除协议索赔3千万获赔约17万
2020-02-18 10:26:04   来源:中国游戏法务网   评论:0 点击:

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游戏解说合作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非劳动合同,合法有效。虽然被告违反了合作协议的部分约定,但情节较轻,不会带来较大实际损失,某A公司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具体收到了哪些实际损失以及具体数额,法院酌定支付违约金169200元(28200元 月×6个月)。
深圳游戏律师
武汉某A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郁某B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6)鄂0192民初3583号
 
  原告:武汉某A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郁某B。
 
  第三人:上海某C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第三人:上海某D文化传播工作室
 
  第三人:上海某E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原告武汉某A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A公司)与被告郁某B、第三人上海某C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C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1月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李志涛独任审判进行了审理。审理过程中,因本案与上海某D文化传播工作室(以下简称某D工作室)、上海某E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E公司)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追加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17年2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某A公司委托代理人胡泊,郁某B、某C公司、某E公司共同委托代理人陆炯到庭参加诉讼,某D工作室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应当事人共同申请,本院给予各方调解期限。现已审理终结。
  某A公司诉称:2015年12月31日,某A公司与郁某B签订游戏解说合作协议,约定郁某B被指派在某A公司运营的在线游戏解说平台(××/)进行游戏解说。协议期限为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合作费用为每月28200元,每月酬金在次月的25日前支付。同时该协议还约定,在任何情况下,未经过某A公司书面同意,郁某B均不得单方提前解除本协议或与第三方签订类似解说员合约,也不得以非某A公司书面认可的名义进行游戏解说,更不得在其他平台进行游戏解说,郁某B违反本协议的任一约定,则构成重大违约,郁某B须向某A公司支付违约金30000000元,且向某A公司返还已付的合作费用和违约所得的全部收益,签约的任何第三方须对郁某B依据本协议应承担的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该协议的签订地为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该协议明确约定协议签订的管辖。协议还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协议签订后,某A公司严格按照协议约定履行了全部义务,但郁某B违反上述约定,擅自与他人签约,并在某C公司运营的全民TV直播平台上进行游戏解说直播。郁某B的上述行为已经构成违约,某C公司擅自为郁某B提供全民TV直播平台的行为也助长支持郁某B的违约行为。郁某B和某C公司的行为已经为某A公司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且损失和不良影响在持续扩大。为维护某A公司的合法权益,故诉请判令:1、郁某B继续履行与某A公司签订的游戏解说合作协议;2、郁某B向某A公司赔偿经济损失1000000元;3、郁某B立即终止与某C公司签订的任何形式的游戏解说合同(或协议);4、本案诉讼费、律师费、公证费等诉讼费用由郁某B承担。庭审中,某A公司将诉讼请求变更为:1、解除某A公司和郁某B签订的游戏解说合作协议;2、郁某B向某A公司支付违约金1000000元;3、本案的诉讼费、律师费、公证费等诉讼费用由郁某B承担。
  郁某B辩称:1、郁某B不存在违约行为。2、某A公司没有向郁某B履行合同项下的义务,包括:没有支付合作报酬,还对郁某B承诺的进行推广、包装、宣传均没有履行,郁某B不同意解除合同,要求某A公司继续履行涉案的解说协议,某A公司同时应当按照协议约定向郁某B支付相关费用。3、郁某B没有给某A公司造成任何损失,某A公司要求郁某B支付违约金1000000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4、本案的解说协议实际上是一份劳动合同,郁某B与某A公司建立的是劳动关系,某A公司按月支付并以小时计算郁某B的工资,体现了劳动报酬,某A公司与郁某B实际上形成了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鉴于双方存在存续性的劳动关系,协议签署期间为3年,郁某B从事的直播工作条件由某A公司提供,郁某B进行游戏直播是某A公司经营的重要组成部分,某A公司以签订合作协议的形式逃避劳动法所规定的责任,不应得到支持,请求驳回某A公司的诉讼请求。5、郁某B与某D工作室之间是什么法律关系由法院查明。6、合作协议中约定的违约金标准过高。
  某C公司辩称:我方与郁某B之间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解说合同或协议,同意郁某B答辩意见。
  某E公司辩称:我方与郁某B之间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解说合同或协议,同意郁某B答辩意见。
  某D工作室未到庭答辩,庭前向本院递交书面陈述,主要意见为:游戏解说合作协议中权利义务主要系为某A公司和郁某B设定,合作报酬也支付给郁某B,某D工作室没有排除某A公司单独与郁某B签订过合同,不存在利益分成。本案系郁某B单方违约,某D工作室没有任何违约行为,郁某B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5年12月31日,以某A公司为甲方,以某D工作室为乙方,以郁某B为丙方,三方签订了一份游戏解说合作协议(编号:ZB201601459),约定某A公司是一家游戏直播平台运营商,某D工作室是一家从事经营网络游戏解说员经纪业务的单位,郁某B是专业游戏玩家或游戏解说员,郁某B和某D工作室是长期合作伙伴,某A公司愿意利用自身优势并提供游戏直播平台,某D工作室愿意和某A公司进行深度合作,指派郁某B作为某A公司的独家游戏解说员,在某A公司的游戏解说直播平台(××/)进行约定的游戏解说,某A公司解说的游戏名称为“炉石传说”,协议期限为2016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合作费用包括两个部分,即基础费用28200元/月和申税费用,申税费用为申报税款所产生的合理费用,此费用由某A公司承担并支付,包括但不限于服务费费用(固定缴纳比例为基础费用的4%)及增值税费用,申税费用由某A公司在基础费用的付款周期内支付至某D工作室特定账户。某A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向某D工作室支付合作费用,即视为某A公司已经履行了合同的付款义务,郁某B和某D工作室的费用由双方自行结算,但某D工作室应当及时根据相关约定将本协议项下的基础费用支付郁某B个人银行账户。某D工作室应当在某A公司付款后5个工作日向某A公司提供等额有效的增税专用发票。
  郁某B每月有效直播时长(直播过程中每分钟在线人次均值达到5000人次的累计总时长)不低于100小时,若郁某B每月有效直播时间不足的,某A公司有权根据郁某B实际有效直播时间进行结算,结算标准为每小时有效直播时间费用=每月合作费用÷每月最低有效直播时间。某A公司有权将郁某B根据某A公司平台管理及结算规则获取的虚拟物品结算收益(包括但不限于鱼丸、鱼翅)按本协议约定的方式向某D工作室支付,某D工作室应当及时向郁某B支付。某A公司有权将郁某B参加某A公司安排的商业活动获取的费用按本协议约定的方式向某D工作室支付,某D工作室应当及时向郁某B支付。
  协议5.5条约定未事先经过某A公司书面同意,郁某B不得在其他平台进行直播。协议6.5条(声明及保证)还约定,在任何情况下,未经过某A公司书面同意,郁某B均不得单方提前解除本协议或与第三方签订类似解说员合约,否则构成重大违约,郁某B须向某A公司支付违约金30000000元,且向某A公司返还已付的合作费用和违约所得的全部收益,签约的任何第三方须对郁某B依据本协议应承担的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协议第8.6条(违约责任)约定,郁某B承诺在任何情况下,如果违反协议的约定要求提前终止协议或与第三方签订合作协议的,或违反本合同约定的保证和承诺的,郁某B须向某A公司支付其年费用总额五倍的赔偿金,与之签约的任何第三方须对协议游戏解说员的本合同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协议9.1条约定一方故意或因疏忽导致严重损害或违背对方利益或合理要求,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则另一方有权终止本协议。9.3条约定郁某B连续两个月不能达到直播人气要求的,某A公司可以与郁某B协商适当降低郁某B报酬,也可以解除合同。协议还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
  合作协议签订后,郁某B即按照协议约定在某ATV直播平台进行直播,某D工作室于2016年3月11日向郁某B支付2016年1月直播报酬28200元,2016年3月25日向郁某B支付2016年2月直播报酬28200元,2016年4月25日向郁某B支付2016年3月直播报酬28200元,后未再向郁某B支付报酬。2016年9月29日,郁某B在全民TV直播平台(当时运营方为某C公司)游戏“炉石传说”进行了直播。2016年12月16日,郁某B在某ATV直播平台对游戏“炉石传说”进行了直播。
  另查明:1、郁某B在直播过程中会因接受打赏而获得鱼丸和鱼翅(虚拟货币),此虚拟货币可在直播系统中申请兑换为钱款,但需通过某A公司申请兑换、郁某B依兑换申请支付款项的流程进行。2、某A公司为本次诉讼实际支付公证费220元。
  再查明:1、某D工作室与郁某B未签订相关分成协议,郁某B亦未向某D工作室支付相关款项。2、本案诉讼中,某C公司将全民TV的域名转让给某E公司。
  庭审中,1、某A公司陈述郁某B自2016年5月14日即不在其平台进行直播,转入全民TV直播平台,直至其起诉之日即2016年11月18日。因某A公司一直未封闭郁某B的直播平台账户,某A公司可以继续在某A公司处直播,故某A公司有可能在2016年11月18日后也在某A公司处直播。某A公司就其陈述仅提供了2016年9月29日公证录像资料予以佐证。2、郁某B陈述全民TV直播平台系开放式平台,任何人都可以自有注册并进行直播,郁某B在此处直播并未违约。3、某A公司同时陈述因郁某B违约受到的实际损失为某A公司的大量用户流入其他平台,减少了某A公司的在线人数和网络流量,降低了某A公司的估值,相应的增加了竞争对手的流量和估值。
  以上事实,有游戏解说合作协议、付款凭证、公证费发票、公证书和当事人陈述等在卷予以证明。
  本院认为,某A公司和郁某B签订的游戏解说合作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根据协议约定及双方的履行情况,郁某B为某A公司提供直播服务,某A公司向郁某B支付直播报酬,郁某B不受某A公司规章制度的约束,亦不接受某A公司的管理,双方系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合同关系,受合同法及相关法律的调整,双方均应当按照合作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行使权利并履行义务。合作协议约定了郁某B为某A公司提供独家解说,未经某A公司书面同意不得为其他平台进行直播,但某A公司仍然在协议有效期内在全民TV平台进行了直播,虽然某A公司仅提供了其2016年9月29日直播的证据,但郁某B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2016年5月14日至11月18日期间在某A公司平台进行了直播,虽然某A公司在2016年11月18日后仍然在某A公司平台进行直播,但其上述行为仍然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协议9.1条约定一方故意或因疏忽导致严重损害或违背对方利益或合理要求,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则另一方有权终止本协议。9.3条约定郁某B连续两个月不能达到直播人气要求的,某A公司可以与郁某B协商适当降低郁某B报酬,也可以解除合同,基于郁某B的违约行为,某A公司请求解除合作协议,本院予以支持。
  根据协议6.5条和8.6条约定,郁某B承担30000000元违约金的前提为郁某B单方提前为单方终止合作协议或与第三方签订合作协议,承担年收入总额五倍赔偿金的为提前终止协议或与第三方签订合作协议的,或违反本合同约定的保证和承诺。上述约定的款项均具有违约金的性质。本案事实为郁某B有6个月左右在其他平台直播,而后又继续回到某A公司处进行直播,且愿意继续履行合作协议,某A公司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与某C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现系某A公司要求解除合作协议,虽然郁某B的行为违反了合作协议的部分约定,但情节较轻,不会给某A公司带来较大实际损失,某A公司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具体收到了哪些实际损失以及具体数额,基于本案事实,本院酌定郁某B向某A公司支付违约金169200元(28200元/月×6个月)。某A公司第3项诉讼请求,因其未提供证据证明郁某B与某C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其主张没有事实依据,且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某A公司的诉讼请求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九十三条、九十四条、一百零七条、一百一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2015年12月31日某A公司武汉某A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第三人上海某D文化传播工作室、被告郁某B三方签订的游戏解说合作协议(编号:ZB201601459);
  二、被告郁某B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武汉某A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169200元;
  三、驳回原告武汉某A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郁某B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13800元,使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6900元,由原告武汉某A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担5520元,被告郁某B负担138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至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收款单位全称: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7×××67;开户行:农行武汉民航东路支行。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预交上诉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李志涛
  二〇一七年五月四日
  书记员 吴怡帆
   

相关热词搜索:游戏主播 独家 索赔 斗鱼直播

上一篇:没收游戏电脑未告知听证权利 因违反法定程序被判撤销处罚
下一篇:因游戏取名惹争议,QQ炫舞状告炫舞吧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本站法律顾问
深圳游戏律师
(点击拨打137—1519—8118进行电话沟通,或者扫描上面二维码添加微信交流互动。)
 
  邓杰,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员、法律硕士、前政府公职律师、深圳市人民政府听证员、深圳市政府采购评审专家(法律类)、建设工程定标专家,十分熟悉政府办事程序、运行规则和行业监管,非常了解游戏开发、游戏发行、游戏运营等行业技术,颇为擅长与网络游戏有关的各类法律实务。从2002年左右就开始接触并深度参与互联网领域至今,自身掌握或较为了解“互联网+”平台领域涉及到的多项专业技术。比如:域名注册与解析、网页设计与源代码修改、网站程序架设(如CMS内容管理系统、BBS论坛、Blog博客、Ask问答、商城Shop、移动应用服务APP等)、网络营销与网站管理、Web与数据服务器环境搭建优化(如Windows Server 2008+Appache+PHP+MySQL+ phpMyAdmin等)、服务器系统安全与维护、小型局域网搭建、云服务与云计算(IaaS、 PaaS和SaaS)、数字音视频下载与制作、搜索引擎网络爬虫、IP代理、小程序、电子数据处理、区块链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