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英网络游戏经营之困,页游一哥能否再续传奇

来源:贝果财经 2021-01-10 11:47:29 阅读
游戏产品生命周期的衰减是不可避免的。但现在恺英网络的问题在于游戏开发实力与腾讯、网易及一些头部企业相比不占优势,而且在移动手游成为发展趋势的时代,继续网页游戏的开发还能不能维持原先的收入水平是存疑的。
深圳页游律师
  本报记者/宋琪/吴可仲/北京报道
  “大家好,我是渣渣辉(张家辉),是兄弟就来砍我。”
  时至今日,听到《蓝月传奇》这魔性且洗脑的广告词,不少网友仍会默契地会心一笑。然而,对于这款爆款游戏背后的恺英网络而言,面对曾经的辉煌,却颇有些“难再续”的喟叹。
  2020年年底,随着恺英网络实控人被判刑的消息尘埃落定,其持续了半年的管理层动荡也暂告一段落。
  公告显示,恺英网络实控人王悦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千万元,而该公司董事长金锋,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以及前监事林彬也等来了检察院不起诉的决定。
  在此之前,恺英网络还通过“1元甩卖”的方式解决了并购浙江九翎惹来的麻烦,表面上似乎以轻装上阵的姿态进入了新年。
  对于恺英网络未来发展等问题,截至发稿,该公司未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作出回复。不过,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因为游戏产品生命周期衰减的不可避免,再加上恺英网络游戏开发实力上的差距和在手游领域的相对弱势,他们之后的发展似乎难言乐观。”
  “页游帝国”
  不论是恺英网络,还是其实控人王悦都曾有过一段“传奇”的过往。
  2008年,时年25岁的王悦从51.com离职,带着一身从摸爬滚打中练就的“真功夫”创立了恺英网络,并将其一步步打造成后来的“页游帝国”。
  2009年,社交游戏忽然火爆,偷菜和抢车位的小游戏几乎成为老少咸宜的休闲活动,而王悦凭借其灵敏的商业嗅觉在此时开发出了玩法更加多样的《摩天大楼》,并通过与腾讯的合作直接将用户量提升至亿的量级。此后,恺英网络更是乘着社交游戏的东风,凭借爆款游戏《捕鱼大亨》《热血海盗王》等赚得盆满钵满。
  之后,随着社交游戏风潮退去,王悦又把目光转向了另一个风口——页游。2012年,恺英网络的游戏团队开发出了另一拳头产品——《蜀山传奇》。在不足半年的时间内,《蜀山传奇》在腾讯平台的用户已超千万,恺英网络从该款游戏中获得的分成收入也到达每月2000万元。
  2014年,恺英网络再次推出爆款产品。彼时,恺英网络拿下了天马时空研发的《全民奇迹》的独家代理权,并在其旗下的XY.COM游戏平台安卓和苹果市场上线。值得一提的是,上线后的《全民奇迹》成绩斐然,不仅将XY.COM推升至国内页游前十平台,还为恺英网络创造出2亿元的月流水。
  在这样的背景下,恺英网络借壳泰亚股份登陆A股。在高业绩对赌和受追捧的游戏概念的刺激下,恺英网络连收12个涨停板,此后其股价最高飙升至70.01元/股,涨幅达到341.7%,市值也超过15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登陆资本市场后,为维持业绩的高增长,恺英网络开始扩张。最先被恺英网络收入囊中的,是2016年开发出《蓝月传奇》的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盛和”)。
  2016年6月和2017年7月,恺英网络分别以2亿元、16.065亿元的价格收购浙江盛和20%股权、51%股权,成功控股浙江盛和。同时,《蓝月传奇》也不负重望地将恺英网络业绩推向了新的高点。2017年,恺英网络实现营收31.34亿元,同比增长15.20%,实现净利润16.10亿元,同比增长136.19%。
  而《蓝月传奇》自上线以来稳居畅销榜前列,最高月流水突破2亿元,截至2019年末,《蓝月传奇》已累计22个月以上占据开服数榜第一的位置,累计流水超过37亿元。
  管理层动荡
  然而,这样的辉煌并没有持续太久,登陆资本市场的恺英网络在经历一轮狂奔之后渐渐后劲不足。2018年,游戏版号发行受限和产品黄金期的衰减使其业绩开始下滑,当年,其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下降27.13%、89.17%。
  更重要的是,恺英网络此前埋下的隐患在2019年开始集中显现。
  据了解,恺英网络上市不久之后,其创始人、实控人王悦就开始“套现”。起初,由于王悦所持股权处于限售期内,于是便选择了质押股权的方式。恺英网络2019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王悦质押股权数量为46.16亿股,占其持股份额的100%。同时,公司另一创始人、股东冯显超所持股权同样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此外,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自2017年起,恺英网络股东通过二级市场竞价交易或者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套现约9.06亿元。
  2019年,随着王悦“失联”消息的曝光,恺英网络开始了一连串的管理层动荡。
  2019年4月,失联近1个月的王悦被证实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时,恺英网络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被公安机关调查。2个月后,王悦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5月之后,类似的高层动荡更加密集。当月,恺英网络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正式逮捕;6月,离任监事林彬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逮捕;10月,刚上任7个月的董事长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
  除此之外,对于恺英网络来说,2019年的动荡远不止于此,之前其为支撑股价而进行的高溢价收购也开始“崩盘”。
  恺英网络公告显示,为获得传奇IP(浙江九翎自主研发的H5游戏《传奇来了》),2018年5月,恺英网络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以10.64亿元收购浙江九翎70%股权。然而,浙江九翎被收购后发生了多起重大仲裁诉讼案件,其中因传奇IP授权而与传奇IP株式会社、娱美德发生的纠纷涉及索赔金额达76.62亿元。
  在这样的情况下,恺英网络2019年业绩遭遇大跳水。当年,其实现营收20.37亿元,同比下滑10.81%;净利润巨亏18.94亿元,同比骤降968.47%。
  对于业绩巨亏的原因,恺英网络方面表示,主要是因为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0.98亿元,其中,浙江盛和因业绩大幅下滑计提商誉减值11.49亿元,而浙江九翎可能因未来无法持续经营,全额计提商誉减值9.55亿元。
  能否再续“传奇”?
  不过,进入2020年,恺英网络的业绩颓势开始扭转。
  根据恺英网络2020年三季报数据,前三季度,其实现营收11.21亿元,同比下滑25.45%,但其净利润实现1.65亿元,同比增长130.69%。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恺英网络在业绩预增公告中表示,这主要得益于三方面因素:一是部分在研产品进入测试阶段,研发投入减少;二是浙江盛和研发的新产品《原始传奇》于第三季度上线运营表现良好,带来收益增加;三是浙江九翎股权转让事项使公司转回原确认的投资损失。
  据了解,2019年9月,恺英网络“以1元甩包袱”,将浙江九翎70%股权退还至浙江九翎原股东周瑜。同时,恺英网络与浙江九翎原股东周瑜、李思韵达成调解,两股东共支付业绩赔偿款7.40亿元。在这样的背景下,恺英网络预计,其第三季度非经常性损益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约为6500万元—8000万元。
  这意味着,恺英网络主营业务对业绩提升的贡献仍不明显,公司新产品对业绩的驱动仍不足。2017年—2019年,恺英网络营收分别为31.34亿元、22.84亿元、20.37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5.20%、-27.13%、-10.81%。
  对于营收规模的不断下滑,恺英网络方面坦承:2019年运营的一些游戏已停止运营或进入生命周期末期,游戏流水降低,导致2020年前三季度收入减少。
  “其实,游戏产品生命周期的衰减是不可避免的。但现在恺英网络的问题在于游戏开发实力与腾讯、网易及一些头部企业相比不占优势,而且在移动手游成为发展趋势的时代,继续网页游戏的开发还能不能维持原先的收入水平是存疑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伽马数据发布的《2019中国游戏产业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页游市场进一步萎缩,随着移动游戏市场的发展,页游市场的下滑也将会更明显。而记者注意到,恺英网络于2020年三季度上线的《原始传奇》仍是其擅长开发的页游产品。
  “相比页游,手游在获取用户的时间、吸引新用户及获得充值等方面都更有优势,不过对于恺英网络而言,可能手游开发确实不是他们的强项。”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特别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游戏领域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讯息仅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该等行为既不代表本网所持观点、立场,也不意味着本网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进行判断,亦不构成本网出具任何用途之意见或建议。若所刊文章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短视频“二次制作”侵权吗?专家称应严格界定合理使用界限
下一篇:2020过审移动游戏1213款, 主机游戏过审数量有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