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经监护人同意买卖网络游戏账号,应退还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服务费

2021-05-06 09:55:45 阅读
在本案交易过程中,吴某1已满14周岁,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其未经监护人同意实际支出1704 88元购买游戏账号的行为并不与其年龄、智力完全相适应,故交易猫公司应退还收取的服务费135 04元。
深圳未成年人退费律师
吴某1与广州交易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广州互联网法院
  案号:(2020)粤0192民初28933号   
  案由:民事>合同、准合同纠纷>合同纠纷
  原告:吴某1。
  法定代理人:姜某,女,系原告吴某1之母亲。
  法定代理人:吴某2,系原告吴某1之父亲。
  被告:广州交易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原告吴某1诉广州交易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易猫公司)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7月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吴某1的法定代理人姜某,被告广州交易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在线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吴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赔偿损失1704.88元。事实与理由:交易猫通过淘宝号,未成年人实名认证淘宝号tb1581842进行实名认证过,交易猫的交易方式是通过未成年人微信财付通平台进行的交易,微信平台也是经过未成年人实名认证的,交易猫平台的卖家通过疫情期间孩子们上网课的情况,用各种方式摸排调查对方是不是学生,然后利用互联网平台等各种方式对未成年人进行诈骗,原告代理人多次向交易猫举报,举报期间未成年人的损失完全有理由和机会能够挽回,原告代理人向交易猫客服投诉,对方卖家是骗子,诱骗未成年人买号刷单,交易猫不但不处理,还维护诈骗犯的权利,将未成年人吴某1的钱打入骗子卖家账户之中,未成年人吴某1的1704.88元钱财损失必须由交易猫全部承担。
  交易猫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请。1.原告不是涉案交易当事人,不是本案适格原告。涉案交易当事人分别为买方吴某2、卖方沈国强,交易金额为1700元。原告本人不是涉案交易当事人,无权就涉案交易主张权利,不是本案适格的原告。2.平台方已经依法履行了交易平台的审慎义务,服务过程并没有过错,无需承担赔偿责任。(1)用户交易时,已经通过用户填写的身份信息进行认证。如实展示卖家发布的交易信息,保全记录交易信息;对网络游戏账户交易风险和产品特性进行必要的提示,对交易纠纷提供投诉处理渠道和解决机制,符合交易平台的义务要求。(2)涉案交易中,交易猫平台已经协助原告与卖家对涉案网络游戏账户的换绑手续。2020年4月19日在被告平台发生涉案交易,交易当天被告已协助交易买方完成账号换绑手续,在原告提出仲裁申诉后,平台根据调处规则进行评判,经核查,涉案交易买方吴某2是成年人,不存在未成年人参与交易的情况,平台驳回了原告的申诉,交易价款已划转给卖方,涉案游戏账户的交易已经完成了产品交付和价款支付,并将仲裁结果告知原告。整个服务过程并没有过错。(3)交易猫平台已将涉案交易的卖家身份信息、联系方式、交易过程信息等提交给法院,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原告应当向卖家主张责任,而非向交易猫平台主张责任。3.交易猫公司仅为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的服务提供商,并非涉案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因涉案商品交易发生的纠纷应由交易双方自行承担责任。涉案账号的交易信息由卖家在平台上自行填写并发布。除用户发布的交易信息或交易行为违反监管规定外,交易猫平台不会主动干预、调整、修改用户的交易信息或交易行为。平台仅提供了网络游戏账号买卖的信息发布和交易撮合服务,为游戏账号买卖双方提供交易场所,并非涉案交易的当事人。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本次交易产生的纠纷应由买卖双方之间处理。被告平台没有利用互联网平台实施违法行为,无须承担赔偿责任。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案件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2020年4月19日,吴某1在交易猫平台购买游戏账号“【80英雄75皮肤】,三水晶V8多铭文多限定求秒!”,订单号1587294461982668,所属游戏“王者荣耀”,单价1688元,实际支付1704.88元(包含微信手续费16.88元)。
  2020年4月21日,吴某1向交易猫公司发起介入处理请求,提交涉案游戏账号存在信誉积分低等问题的证据图片。2020年4月22日,交易猫公司处理结果显示:“关于您反映的游戏内问题属于游戏方原因,交易猫仅保证交易过程账号的安全性,且无法对游戏内玩法进行核实”,并告知请求失败,订单交易成功,货款将转账给卖家。
  另查,2020年4月22日,价款1384.16元通过支付宝打款至卖家支付宝账号15×××02,交易猫公司收取服务费135.04元。
  再查,交易猫账号“懒猫4893”注册时间为2020年4月19日,注册实名人吴某2,身份证号码;2020年5月25日,该账号通过淘宝账号的方式换绑,实名人吴某1,身份证号码。故,2020年4月19日,吴某1下单时,实名信息为吴某2。交易猫公司称,实名信息可通过淘宝绑定更换,覆盖原先身份信息,属于后台机器操作,非人为操作。即使是未成年人,也可通过实名信息更换,但存在交易限制。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1.吴某1作为原告主体是否适格;2.交易猫公司是否应承担责任。 
  1.关于吴某1作为原告主体是否适格。
  从交易猫公司在涉案订单交易中的地位和所起作用,以及涉案的《交易猫用户服务协议》看,交易猫公司系为交易双方提供交易场所和信息发布等服务的主体,属于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吴某1系交易猫公司平台的用户,双方成立网络服务合同关系。吴某1主张其交易时属于未成年人,受到欺诈,诉请返还交易款项,主体适格,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交易猫公司主张吴某1作为原告主体不适格,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2.关于交易猫公司是否应承担责任的问题。
  首先,2020年4月19日,吴某1使用交易猫账号“懒猫4893”购买所属《王者荣耀》的游戏账号,订单号1587294461982668,吴某1主张系未成年人受骗进行交易,申请交易猫仲裁取消订单,交易猫公司未进行回复,帮助其挽回损失。根据交易猫公司提交的证据显示,吴某1下单时该账号实名信息为吴某2,交易猫公司难以认定下单人为未成年人。吴某1向交易猫公司发起介入处理请求截图显示,吴某1反馈的问题是游戏账号存在信誉积分低,即游戏账号存在问题,交易猫公司回复“关于您反映的游戏内问题属于游戏方原因,交易猫仅保证交易过程账号的安全性,且无法对游戏内玩法进行核实”“仲裁结果,仲裁失败,订单交易成功,货款将转账给卖家”,故,吴某1主张交易猫公司忽视买家为未成年人、未帮助其挽回损失的主张,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中关于合同案件的审理第9条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经其监护人同意,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打赏’等方式支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在本案交易过程中,吴某1已满14周岁,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其未经监护人同意实际支出1704.88元购买游戏账号的行为并不与其年龄、智力完全相适应。交易猫公司作为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的服务提供商,非涉案交易合同方,仅从涉案交易中赚取服务费135.04元,吴某1及其监护人请求返还款项1704.88元,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但交易猫公司应退还收取的服务费135.04元。
  综上所述,原告吴某1的诉请,有理部分予以支持,无理部分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六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广州交易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吴某1退还服务费135.04元;
  二、驳回原告吴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5元,由被告广州交易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O二O年八月二十七日
   

特别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游戏领域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讯息仅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该等行为既不代表本网所持观点、立场,也不意味着本网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进行判断,亦不构成本网出具任何用途之意见或建议。若所刊文章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游戏玩家本地起诉维权,法院裁定移送约定管辖
下一篇:未成年人冒用成年人信息充值玩游戏,游戏公司承担次要责任监护人担主责